雪豹降入中乙新疆足球未来何在 部分球员生涯难延续

天山雪豹降入中乙
天山雪豹降入中乙

稿件来源:足球报

2018赛季终了,天山雪豹位居中甲最后一位,随着他们的降级,中国足球顶级联赛以及次级联赛,已无“新疆足球”。强健的体格,对足球发自内心的热爱,青少年成绩在全国有一席之地——这些因素,总让人对于新疆足球,有着特别的关注和希望。

新疆是否真的会成为中国足球的金矿?这里是否会诞生真正的球星?

本报对新疆足球的代表队伍、代表人物以及基层青训等进行了全面剖析,相信大家都会有答案。

2018赛季终了,天山雪豹位居中甲最后一位,随着他们的降级,中国足球顶级联赛以及次级联赛,已无“新疆足球”。

“新疆足球”整队建制在一二线联赛不存在,新疆足球的元素,只能通过个体的方式在中超、中甲继续发光发热,在中超、中甲里征战的(包括各队预备队球员)还有30多名新疆球员,他们将与新疆天山雪豹的队员以及从青训中冒起的队员一起,为新疆足球的重新崛起,贡献自己的力量。

新疆,中国足球未来的“金矿”?

强健的体格,对足球发自内心的热爱,青少年成绩在全国有一席之地——这些因素,总让人对于新疆足球,有着特别的关注和希望。

新疆是否真的会成为中国足球的金矿?这里是否会诞生真正的球星?

通过对新疆足球的代表队伍、代表人物以及基层青训等进行全面剖析,相信大家都会有自己的答案。

“龙头队伍”之现状

降级后,他们什么时候能重回中甲?

一支龙头队伍的存在,对于一个地区足球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为新疆足球打一场持久战

对于已经降入中乙的天山雪豹俱乐部来说,他们目前也处于困局之中。

2014年,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刚刚成立,寻找赞助商,当时在红山体育馆观看新疆男篮比赛的孙爱军从朋友那里得知这个消息后便着手联系。仅过了1周,乌鲁木齐君泰房产就宣布出资900万元成为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2014年最大的赞助商。2014赛季的每一个主场比赛,孙爱军都在现场,随着赛季的深入,他越来越喜欢足球,当不断深入了解新疆足球后,他更想为新疆足球做点事情。

新疆足球的中甲元年(2014年)很快就过去了,当年新疆天山雪豹排第10名。2015年1月14日,中国足协一纸公示,公示的核心内容是乌鲁木齐君泰房产成为俱乐部最大股东,孙爱军成为俱乐部董事长,这意味着,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正式由新疆本土企业控股。

自2015年成功入股俱乐部以后,乌鲁木齐君泰房产在2016-2017连续2个赛季持续增资扩股,最终将注册资本增加到了1亿元,持股比例也超过了99%。这3年,是新疆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发展最快的3年,也是新疆职业足球发展最快的3年。

在入股之初,孙爱军为俱乐部定下了基本思路,“在保证成绩的前提下,让俱乐部继续扎根新疆,努力搭建青训体系和平台,让那些有足球天赋的孩子们从小就能得到系统专业的训练,让新疆足球从天山雪豹足球俱乐部这个平台为起点、蓄力、腾飞。”

2016年,球队一度让新疆球迷首次看到了冲超的希望。2017年底,新疆天山雪豹开始建设五级梯队,按照中国足协的要求,俱乐部已经提前完成五级梯队的建设。2018赛季,因为外援和伤病等种种不利因素,几乎全华班作战的天山雪豹在上半程难求一胜,深陷保级泥潭,纵然在下半程引入了雷耶斯这样的大牌,但球队依旧没能成功保级。

在确定降级的前一天,新疆天山雪豹俱乐部举行了仪式——投资2000万元,按照中超的准入标准建设的属于自己的足球训练基地,启用了。孙爱军表示:“在这个节点启用训练基地,也是想释放一个信号,就是俱乐部要为新疆足球打一场持久战。”

基地来自不易,因为这本来是一块商业用地,是准备用来盖住宅的,但最后孙爱军把它建成了天山雪豹的基地。

2018赛季结束后,球队已经降入乙级,对于年轻队员来说,也许意味着更多的机会。雪豹俱乐部在明年的中乙联赛中会给予年轻队员更多的机会,目前一线队中,已经有三名来自U19队的球员。

U19,是雪豹的希望

2016年7月,天山雪豹杯国际青年足球邀请赛中,新疆U17青年队四战全胜夺冠,其中战胜西班牙人与以及中国国青U17彰显了实力,一支地方球队击败国青队,成为当时的新闻热点,球迷们纷纷称呼这支球队为全国最强U17。

这是一支被寄予厚望的球队,自2014年组建至今已经拿下了多个全国冠军,2015年1月在广西梧州参加2015年全国青少年U-16锦标赛,当即获得该项赛事冠军。2015年10月参加在福州举办的全国首届青运会上获得冠军。2016年初,长了一岁的新疆U17在广西北海举办的2016年全国U-17锦标赛,再次夺冠。

结束了7月的雪豹杯邀请赛之后,新疆U17继续参加U17全国联赛,最终成为亚军。

在结束了全国联赛之后,新疆U17又参加了U17冠军杯,在比赛中,新疆U17以4战2胜1平1负积7分获得亚军,来自乌克兰的基辅迪纳摩3胜1负获得本届比赛冠军。

2017年,该队代表天山雪豹参加了中甲精英赛,拿到了第二名,2018年,已经变成U19的这支队伍参加了青超,获得A组第八名(青超A组基本为中超俱乐部梯队,中甲只有新疆天山和上海申鑫两支队伍)。

此前全运会队伍面临的共同命运就是,打完全运会,任务结束,队伍解散,各个队员此后的出路,各安天命。从全运会到职业队的平台,这是新疆球员最难越过的关卡。

但从2014年开始,新疆有了本土球队天山雪豹,从2015年起,俱乐部就开始投资队伍,当时的承诺是,这支队伍打完全运会以后,所有队员属于天山雪豹,不过,像中国足坛其他地方发生的故事一样,总有些特别出色的队员会被卖到其他队伍——马伯康等队员被卖到了河北华夏,叶尔凡等三名队员则被卖给了江苏苏宁。

当然,对于无论是已经离开,还是留下的队员来说,他们的职业生涯能够延续,都是一件幸事。“这支队伍的门将玉素甫艾力入选过国青队,像这样的队员,在转会市场上有一定的竞争力。不过,部分队员如果到其他俱乐部去,会有一些困难,考虑到少数民族球员的语言和饮食习惯,可以说,他们想继续职业生涯是非常困难的。“天山雪豹俱乐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平台,还是平台,一个平台对于队员来说,是多么重要。“我们都希望新疆球员小时候天下无敌,长大平平无奇的现象成为一种历史,因为有平台,就有机会,就有上升的空间。”这位工作人员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ca88/ 同乐城网站/ 奇幻城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