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了想到新赛季还难掩激动 这就是纳达尔

纳达尔

圣诞前夕,位于西班牙马洛卡岛马纳科尔的纳达尔网球学院忙碌照旧,就像他的主人一样,从不虚度休赛期。

早上两节半的训练课过后,纳达尔在学院跟到访的CNN Sport记者聊起他的这次伤病经历。他拿着一罐可乐,看上去心情不错。话题从前不久的马洛卡洪灾(导致13人死亡)开始,而纳达尔却立刻沉重起来。

洪灾的重灾区是马纳科尔附近的Sant Llorenç des Cardassar,四个小时的降雨量就达到了20厘米。“那太糟糕了,吓人,而且令人难过。”纳达尔在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说道,“受灾的村子就在我们附近5-6公里远,那是难熬的一天。我真是亲历了这场悲剧,为那些失去至亲的人感到难过,因为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纳达尔母亲的家人大部分都生活在Sant Llorenç地区,尽管她们都平安无事,但纳达尔好友的表妹和她的孩子都不幸遇难。洪灾次日,纳达尔就亲自上阵到灾区做清理工作。也是在那个时间,纳达尔满身泥泞打扫灾区的照片被疯狂转发到社交媒体上。

“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仅在场上练了10分钟,我说‘各位,我练不下去了’。我回到这儿和朋友们在一起,然后我们决定去灾区,事情就是这样。”纳达尔回忆道。

纳达尔还把自己的学院当做避难所免费开放给灾民,上周,他又捐给灾区100万欧元。

而对于网球,纳达尔早已迫不及待了,自美网之后,他就再没能出现在正式比赛当中。尽管说2018赛季对纳达尔来说是相当成功的,但伤病还是迫使他缺席了多达9项赛事。今年11月,纳达尔在巴黎大师赛的复出计划又被不寻常的伤病打乱——他的脚踝需要手术。不过纳达尔说这一次的恢复要比预期好很多。

“脚踝手术之后,我的恢复有了很大进展。一个多星期前,我开始有球训练,训练强度比我预想要高。”纳达尔继续介绍说,“如果我们不能赶在赛季开始前就展开训练,那就有点太冒险了。但看看现在,我已经能多少接受高强度训练了,我们都很激动将迎来新赛季。”

访谈前的训练中,纳达尔已经可以使出全力击球,满载力量下上旋划出的球拍与网球摩擦而发出的响声和他低沉的呻吟声在室内馆回荡,是那样的熟悉。另一边的莫亚和罗伊格则先后检验弟子的高速发球、接发和平击抽球。在跟莫亚和17岁学员(佩德罗-维维斯)练完针对性的底线对抗后,纳达尔仰卧在底线喘着粗气。

这大概就是能使他成为最伟大球员之一的决心吧,80座冠军和两枚奥运金牌,真不简单。

“老实讲,今年休赛期的备战要好于去年。”纳达尔说,“去年,我膝盖的状况到赛季末时糟透了,非常痛苦,到赛季开始前,都没有好好地训练过。”

从伤病中杀回来,在纳达尔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这不是第一次了。但对32岁的大满贯冠军来说,这些挑战他愿意接受。“这些经历我并不抵触,从伤病中归来对你来说总是挑战,现在,我们的挑战是开启新赛季。”纳达尔说道。

远离赛场也给纳达尔和他的教练团队更多时间去分析他的打法,看看他们能否在哪些地方做出改进。“我们会尝试不同的和新的东西,”纳达尔解释说,“但说到底,你要每天都保持那种想去改进自己的热情,并有动力继续干下去。”

2018赛季,纳达尔不但将自己在罗兰-加洛斯的夺冠纪录扩大到了11次,还拿到了另外四座冠军。“如果一年下来你的年终排名是世界第二并且赢得了大满贯,还有蒙特卡洛、巴塞罗那、罗马和多伦多——其中三个是大师赛的冠军,你不能说这个赛季不够好。”纳达尔说,“这绝对是满意的一个赛季。”事实上,纳达尔一个赛季下来只有7站赛事是打完整的,年初的澳网他被迫在1/4决赛中退赛。

“经历这么多,还能继续赢下重要的冠军,就算这不是奇迹,在质量上也算是神奇的一个赛季了。”纳达尔说道。

如果不在赛场,那么这么一个岛民多半都在他的学院打发时光。纳达尔的部分冠军奖杯也陈列在学院中他自己的博物馆里,学院于2016年开张,现在已有130多名学员。孩子们都很清楚,校长经常会不定期地出现在体育馆里的动感单车课上。虽然纳达尔表示巡回赛以外的时光令他享受,但还是迫不及待地想满血回归赛场。

“征战巡回赛时我很开心,但回到家我一样快乐,我能跟朋友和家人打打高尔夫,或者出海玩。但我不高兴的是自己因伤而离开赛场。”纳达尔很快就将阿布扎比迎来复出首秀,接下来去布里斯班开启新赛季的征程,澳网会是他的第一个目标,但自2009年之后,他还未能在墨尔本笑到最后。

“想到新赛季即将开打,都已32岁过半的我还是很激动。在我22-23岁的时候我从不敢想能打到今天,我感激这一切,也享受这一切。”纳达尔说道。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好动网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ca88/ 同乐城网站/ 奇幻城官网/